青厌君

微博:青厌君

(原创)青禾

七月流火。

河面上掠过一只飞鸟,翠绿色的羽毛翩跹舞动,落入河里随河水缓缓飘入青禾手中,秋残了,天冷了,鸟儿都往南飞了。青禾抬起头,思绪不自觉地飘远。

然后,她记起了一个人,一个她第一次见到人。

南溟137年。

南溟与北夏交战,大败,南溟二十万大军几近覆灭。

缭白醒来的时候以为自己在做梦,梦里霡霂绵绵,风月旖旎,梦中还有一位女子,她对他说:你睡了好久。

她是一只修行千年的妖,生在墨林,本也该死在墨林,直到,缭白的出现。缭白,是南溟的王。

她告诉他:我是妖,化为人形的兔妖。缭白笑:兔子不是只吃萝卜么?

她气急败坏:兔妖也是妖,也吃人的!妖精都是要吃人的!

“是么?”缭白挑了挑眉。她愣住,在遇到这个男子之前她恐怕连个人影都没见过,于是她撇撇嘴:“难不成你吃过?”

“嗯”“真的?!”她有些惊讶,“战场上,什么都有可能发生”。“那。。那个什么味道啊?”缭白望向远方,“一生难忘”。

缭白为她取了个名字,青禾,萦青缭白,他说,他会一直陪着她,带她出墨林,受万民景仰,所以,青禾答应他,待他伤好,便随他出山。

一个月后,南溟王回朝,民心大振,缭白率军攻打北夏,虽以寡敌众,却如有神助,奋而破之,南溟一跃成为军事大国,势力日益壮大,而这些,都是因为青禾,而青禾,只是因为他的一句,

“你的法术,可以给我们幸福,以后,我的就是你的。”

东尽春来,南溟139年,北夏大败。

北夏求和,为表诚意,送北夏公主竹真前来和亲。北夏战败,迟早是南溟囊中之物,可是缭白居然答应了,一时间举国哗然。可当竹真掀开面纱时,青禾明白了,面纱后,是一张比自己美太多的脸。

青禾笑了,她是妖,只要她愿意随时能拥有时间最美的容颜。但缭白告诉她,红颜美貌不过是白骨骷髅,他之所以要答应这门亲事,只是不愿再挑战事,生灵涂炭。

青禾竟信了,从她迈出墨林的第一步起,她就将缭白当做世间唯一可以信赖的人。

她错了。

大婚前一晚,缭白来到青禾房里:“禾儿,明日我便要成亲了,你是知道我的苦衷的,今朝,我就陪你一醉方休!”说罢,他晃了晃手中提着的酒壶。青禾盯着那酒壶,只一瞬便明白了,她低头莞尔,原来是这样啊,原来缭白要她死,原来人世间的情感如此易碎,人心如此易变,原来自己于他,已一文不值——壶里装着的是毒酒。名叫竹叶青的酒里滴着名叫竹叶青的毒,竹叶青,是北夏特产。好美的容颜,好毒的心肠。

呵呵,青禾,多可笑,你为他用尽法力得到了江山,却始终没有得到一颗爱你的真心,青禾,你真可怜。

于是她取卮尽饮,一朝春去红颜凋,人亡花落两不晓。缭白,这是我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,我得到的,今日便还了与你,我失去的,明日定加倍向你索还!

红灯悬,束竹怨,喜烛曳,箜篌变。南溟王今日很高兴,今天是他迎取北夏公主的大好日子,而他刚好除掉了他们之间最大的障碍,如今,他不但拥有世上最强大的国家,还将拥有世上最美的美人,想到这里,缭白不禁甚欢。洞房花烛,千金春宵,如花美眷,声语哝哝,“那个青禾真的死了么?”“当然”缭白举觞而饮,“我可是亲眼看着她倒下的。”“你真够狠心,好歹她也曾帮过你。”“帮我?”缭白怫然,“当初为了活命,我连人肉都吃,青禾不过区区一只小妖,况且有她在,我们一刻也不得安生,真儿,我这么做,可是为了你,为了我们的幸福!”“我们的幸福?哼,这话听上去好生耳熟啊”话音刚落,竹真突然变了,那张绝美的脸傻事间狰狞起来:“缭白,我费尽心思用尽法力就是为了你所谓的幸福,到头来,竟然只值这区区二字?”“你。。。”缭白慌了,“你不是竹真,你。。。你是青禾!”他一下子瘫坐在地上,“你没死,你居然没死!你把真儿怎么了?你把她怎么了!”“哦?你会关心她?缭白,你爱的,不过是她的皮相罢了,所以我就撕下了她的皮囊,敷在自己身上,来,你摸摸,看是不是跟原来的一样。”缭白脸色煞白,“你,你是妖,你杀了人!你别过来,不要过来!”“妖?你居然会怕我是妖?你是吃过人的的人,我是不吃人的妖,可人终究是人,妖依旧是妖,人有妖心,妖有人意,我错了,不过还好,改,还来得及。”“你到底想怎么样?!”“我记得你和我说过,帮你打下天下之后,你的就是我的,这个天下我会替你好好打理,而如今,我倒是想做好一只妖的本分,尝尝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味道!”

南溟140年,南溟与北夏合并。同年,南溟王后登基为王。

“王上,王上!”婢女打断了青禾的思绪,“起风了,王上还是回宫吧,当心着凉。”青禾起身,看着那片羽毛飘向河流尽头去了。



By:青厌

评论

热度(1)